血汗铸就军工魂—内蒙古一机集团老一辈创业者崔瑞刚访谈录

2019-09-26 16:59     编辑:李斌

崔瑞刚:在内蒙古一机集团铁路车辆及民品创业、发展时期,崔瑞刚曾担任铁路车辆制造的主干—三分厂党委书记、厂长、经理等职,是一机集团军民融合的主要见证人之一。

记者:

内蒙古一机集团北方创业公司是我国铁路车辆路外制造厂家的一支劲旅,走过了 30 多年的奋斗历程。一机集团保军转民、军民融合的二次创业,抛洒的血汗激情和无私奉献,源于一代又一代军工人“艰苦奋斗,团结实干”的军工精神。作为一机集团老一辈的创业者,您能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崔瑞刚:

说起当初铁路车辆创业时期艰苦奋斗的日子,真是难以忘怀!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在“保军转民,军民融合”的大潮中,内蒙古一机集团开拓了轰轰烈烈的铁路车辆和推土机、奔驰重车等十几个民品的创业之路。1985 年,三分厂作为一机集团民品开发 二次创业的主干分厂,从零开始进行铁路车辆生产。当时担当铁 路车辆制造总装的 148 位创业工人,在没有厕所、没有水、没有食堂的废弃火车库摆开了铁路车辆的制造战场。白班夜班连轴转,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一连五六天都不回家,吃的是车间主任用一米五的大铁锅、用铁锹当锅铲、用笤帚当刷子亲自炖出的大烩菜。困了就躺在地上,用盖汽车的大苫布当被子,黝黑的小脸分不出男女,他们都把车间当成了家。当时的总厂、分厂领导,铁路车辆检验总代表也天天和工人们在一起解决生产难题,为大家排忧解难。分厂政治处把思想政治工作做到生产一线,干群相互激励着,大家闯过了铁路车辆创业的一个个难关。

记者 :

据我了解,当时创业不仅生产条件艰苦,而且要得到铁道主管部门的认可,这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当时这项工作都是由铁道部内部的企业在生产,很少有部外的企业参与到其中。我们最终的结果如何呢?

崔瑞刚:

确实如此。在这样双重艰难的工作条件下,在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自治区、包头市等有关部委的大力关怀和支持下,经过反复论证,一机厂生产的铁路车辆最终终于得到了铁道部认可, 被纳入铁道部装备系列。1987 年,一机厂成为中国第一个路外厂家铁路车辆生产单位。

C62A 敞车落成典礼现场

记者:

您能回忆下当时的情形吗?

崔瑞刚:

1987 年 4 月 25 日,这是对于每一个在铁路车辆创业路上奋斗过的军工人来说都会铭记一生的日子。从此,我们结束了铁路车辆创业打麻雀战、游击战的日子,搬进了新厂房,转入了阵地战。我们终于拥有了专为铁路车辆总装设计的厂房,铁路罐车、敞车分线生产,宽敞气派的流水线,三个大厂房近 2 万平方米,固定资产 7000 万。在誓师会上,我们许下誓言,要不辱使命,吃苦流汗,拿下铁路车辆批量生产任务,以大庆人的创业精神,走货车人艰苦奋斗、团结实干的创业之路,展开铁路车辆创业的大会战。事实证明,我们也确实做到了。在当时的困难条件下,我们实现了当月搬迁,当月出产品,4 月底,新厂房的第一批产品 8台车出厂了。

记者:

企业的发展总是会对企业提出更高的要求以及更快的市场反应能力,是这样的吗?

崔瑞刚: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铁路车辆的市场需求急速增加, 1994 年,一机集团迎来了铁路车辆创业的鏖战岁月。这一年,工厂计划生产 3000 台,这个目标对当时的货车总装线来讲是一个极限数字。从年初开始,全线大班倒,一口气干到年底,工人们为了赶工,牺牲了个人的时间,甚至有人因此而影响终身大事。

记者:

哦?真有这种情况?

崔瑞刚:

当时单位有一个小伙子,几次因工作忙与对象失约,对方以为他不重视人家,提出不想继续交往下去了。小伙子想和对象解释一下,抽出时间陪陪人家,但又不想耽误工作。工人们对工作专注负责的态度非常感动我们,咱没理由让这么好的小伙子因为工作丢了个人幸福。我就让分厂工会出面到姑娘单位做解释工作, 在工厂的帮助下,小伙和对象终成眷属。

记者:

这真是个感人的故事。

崔瑞刚:

就是这件事,让我们班子暗下了决心,一定不能辜负自己的职工,只有职工幸福了,才能以厂为家,才能把企业办好。1996 年底,三分厂率先提出了“以人为本、创新经营”的工作思路,把职工当成企业的主人来看待。在企业经营的每一个环节,围绕“以人为本”的思想,先后制定了“职工利益高于一切”“在感情融通上做文章,在综合治理上下功夫”“待人以诚,谋事以忠”等七个层面 29个经营理念,从“孩子”“房子”“票子”三大与职工关联最密切的方面入手,给职工以最实际的关怀。实践也证明,善待了职工,职工一定回报企业。

崔瑞刚(前排左三)与工友们合影留念

记者:

在创业过程中,有没有危机时刻?

崔瑞刚:

在铁路车辆大干快上的时候,一个普通工作日的下午,一名女工不小心被翻转机挤在了底下,牺牲在了岗位上。当时正是白班夜班交接的时候,人们情绪受到了影响。一边是紧急的工作量,一边是急需休整的工人的情绪,就在分厂领导犹豫不决从哪抽调卷人员时,两个车间主任主动请缨,带队快速支援货车夜班生产,当晚夜班的产量还超了一台。这就是一机集团铁路车辆创业人创造的奇迹,用血汗铸就的军工魂。

记者:

我了解到,当时您因为劳累,身体也出现了问题?

崔瑞刚:

在一机集团民品创业历程中,全厂上下加班加点。在铁路车辆集中生产的三年中,我和我的团队几乎天天都是半夜两三点下班,第二天又正常上班,每年实际工作班次达到了 480 多天班,每天消耗 180 吨钢材。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下,我确实是累倒了,而且是很严重的疾病,晚期甲状腺癌。我们团队很多领导也累倒了, 至今耳聋的、胃溃疡的、腰腿疾病的都是在那时留下了病根。

记者 :

你们真不容易呀,您那是很严重的疾病,不过现在仅能隐约看到您手术后的伤痕,从您的精神状态来看,丝毫看不出是曾经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人。

崔瑞刚:1994 年初夏,病魔把我送到了手术室,医院给我下的诊断是晚期甲状腺癌。在住院的一个多月里,我经受了人生中最大的痛苦,放疗 30 天,白细胞从 8000 降到了 1700,身体到了生命的极限。在无法进食的情况下,我一顿饭要吃两个多小时,一天要吃六次,吐了吃,吃了吐,我同死神在较量。

记者:

这段人生的转折,经历了生死的考验。您曾经说过,“我是从温暖团队的春风中苏醒过来的”。

崔瑞刚:

是的,生病期间,一机集团领导给我请了最好的医师,给了我最有效的治疗,使我的身体在两个半月后就得到了恢复,重返工作岗位。在我生病的过程中,有在寒冷的冬天专门找到新鲜韭菜根为我按摩的老师傅,还有一位退休多年的师傅,把一盆盛开一百多朵花的蟹爪莲从他家搬到我家里,只是听人说这个花有助于养病……许许多多的感动让我在家待不住了,经过 2 个月零 19天的治疗后,我又重新返回了工作岗位。因为我知道我的命不仅属于我的父母妻子儿女,也属于我工厂的职工,我没有理由不为他们活着,不为他们当好厂长,不为工厂谋好利益。

记者:

这样的使命感和坚韧不拔的品质,也正是军工人的精神所在。

崔瑞刚:

确实,一机集团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批批前赴后继、无怨无悔、肩负着使命感的军工人,他们以厂为家,用责任与真诚不断续写着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军工精神。一批批新造的坦克、铁路敞车、推土机和新开发的产品,以及国产第一颗人造卫星的零部件, 中国“神舟”号飞船的回收雷达钢结构系统,中国第一架预警飞机雷达舱系统,中国航母轮轴系统等高端产品,都是一机人为国争光的自豪。

铁路车辆生产车间现场

工人在现场作业

记者:

如今飞驰在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铁路货车,深深地烙印着一机制造,这是多么荣光的一件事啊!

崔瑞刚:

是的,一机人是自豪的。这些自豪,是几代一机人的自豪,是一机军工文化的自豪,是中国兵器工业的自豪。时光飞逝,一代代军工人就这样继承着军工精神,在自己的岗位上奋斗着、奉献着。我们不会忘记与我们一起奋斗的“铁代表”“老领导”“老师傅”们,因为他们是创业路上的奠基石。如今,铁路车辆已“今非昔比”。由 1984 年制造第一台铁路敞车开始,当年一棵弱不禁风的小树苗,今天已长成了迎风傲雪的云杉树。从祖国大地到亚洲、非洲的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中国· 内蒙古一机集团北方创业公司制造”的铁路车辆。到 2016 年底, 一机集团铁路车辆共生产了 6 大系列、50 多个品种、67000 多台铁路车辆,昂首阔步奔驰在铁道线上,为内蒙古填补了不能制造铁路车辆的空白,为内蒙古 70 华诞献上了一份厚礼。一机人的军工精神还将在新的历史时期,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民融合发展道路上担当使命,铿锵向前,为国争光。(记者:张建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