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祝年丨年

2019-02-06 15:12     编辑:霍天舒

偶然间,再看到那张著名的传统木版年画《大过新年》的时候,突然间便有了很多感慨。之前看时,只为这民俗的意蕴和稚拙的构图所吸引,并不曾被打动。当此刻再去瞅这花花绿绿的画儿,感觉竟然全变了。它变得亲切、鲜活、热烈,一下子撩起你过年的兴致。

回头想想,年年只要一喝那杂米杂豆熬成的又黏又甜、味道独特的腊八粥,便朦胧看到了年,好似彼岸那样在前面一边诱惑一边等待了。不觉然间,时光通过腊月这条河,一点点驶向年底。

千百年来,年早已是国人最重要的传统节日,许多人为之等待,许多人为之盼望。说起过年,总是让我想起王安石的《元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一直记着这首诗,只是没有体会其中之意罢了。

过年,每一个人都会有太多的感受,每一个人也会有太多的感叹。

年永远是孩子们快乐的日子,特别是在过去物资匮乏的年代。除去令人向往的贴春联、吃大餐、穿新衣、挣压岁钱外,还有许多特殊的记忆萦绕在脑海。

那时父母工资低,家里孩子多,过年时的花销也是要精打细算的,有时,父母会让我去排队买肉、买鞭炮、买糖果,我自会乐的屁颠屁颠地,这个时候是最幸福的时刻,因为这里面蕴含着一个孩童对年的所有期待。

离过年还有两三天的时候,父母会把买来的糖果零食分成若干份,除去留作招待客人的以外,剩下的几份平均分给几个孩子,告诉孩子们这些东西是要一直吃到过了正月的,其实也只有在正月里才可以吃到这些。于是我们这些孩子会小心翼翼地将这些宝贝收起来,各自藏到一个不被其他人发现的秘密地方,以防别人吃完自己的以后被顺手牵羊,即便如此,丢失糖果也经常发生,父母还要抽空审理“偷盗”案件,然后再设法摆平这些孩童之间的小纠纷。

过年,对于男孩子来说,放鞭炮是非常向往的事情,当然父母也会给我们买一些,完全不够解馋的,那时候放连响的一挂鞭是很奢侈的事情,遇到哑火的鞭炮,我们会把没有引信的鞭炮折断或者把里面的火药剥离出来,重新点燃,享受火焰喷射的样子……

如今,当年的淘气包早已成家立业。随着年轮的推移,年味似乎越来越淡漠了,只有浓浓的亲情仍然萦绕在心头。每到过年,还是希望回到家乡,回到父母身边,面对满桌美食,听着家人的笑声,你会发现,年意其实不在其他地方,它原本就在你的心里,也在所有人的心里。年意不过是一种生活的情感、期望和生机。而年呢?就像一盏红红的灯笼,一年一度把它火热地点亮。

社会的进步,生活的富足,现在的每一天,远比先前过年的生活要幸福许多。无须去等待那件新衣,无须去期盼那一顿晚餐,行进在生命的旅程中,只求心安理得,尽情地去欣赏沿途的风景,人生将是无限的美好。物产的富足,那只是物,与爱,与情无关,无论岁月如何变迁,过年那种情结一直在心里。

过年即是回家,过年即是团聚

过年即是对亲人的那种思念

永远不会变

愿天下人

过年团圆,欢欢喜喜

迎接春的到来

(作者:包头观察评论员 李松亭)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