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祝年丨小山村的“花式”年味儿

2019-02-01 15:16     编辑:霍天舒

每逢春节临近,总会想起家乡红红火火过大年的情景。那份美滋滋的回味多半停留在孩提时代,停留在那个大后山的小村子里。

家乡固阳从清代开始就不断地聚集着来自晋陕冀等地的移民,这种人口大迁徙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仍未停止,而我的父辈们正是在那个时候从山西来到了我们所住的小山村。我家西边的邻居来自陕西府谷县,东边的邻居来自河北阳原县,南边的邻居则是本地“老户”。一到过年,得来个“四省区大联欢”,各种五花八门的年俗让人眼花缭乱。

腊八一过,各家各户就开始忙着准备年食。炸年糕、炸麻花、压粉条、蒸馍馍、做蒸锅,这些普通的年食谁家都得做。做法大同小异,乡亲们就老开玩笑说 “年年年货年年做,人家咋做你咋做”,可有些年食不是谁家都会做的,有些年食不是谁家都会做那么好的。比如,河北人的炸油蛤蟆(面食)、山西人的浆水豆腐都是独具特色的,看似平常,实则门道多多,手法不对,很难达到色香味俱佳的效果。

最具特色的,恐怕要数做黄酒了,这可算是陕西神木、府谷人家的独门绝技。一到腊月,老家在陕北的邻居们就开始酿制黄酒了。大致做法是,先将小麦、糜米、豌豆等谷物发了芽再磨成面,称作曲。然后将糕面熬成糊状倒入坛中,再把事先做好的曲和温好的少量白酒倒入其中,随后把坛口封好令其发酵。快到过年的时候,黄酒就可以享用了。每天晚饭后,主人挖一大勺膏状的黄酒放在小锅里,根据自己的口味加水定了稀稠,水一开,那醇香绵甜的黄酒味就满屋飘荡了。这浓浓的香味,不知吸引了多少邻居小孩儿借着串门、看电视的名义前来“蹭喝”呢!当然,我也是经常去发小家“蹭喝”的一个,那香味至今令人回味无穷。

陕北邻居还有一项“绝活儿”就是擀豆面。大概所有的后山人家都会擀豆面,但能擀出特色、擀出名堂,擀出一种让人“荡气回肠”的磅礴气势的,就只有人家老家在陕北的邻居了!先不说这家女主人的手艺如何,单那擀豆面的阵势就让人不得不服。后山人的土炕上一般铺三层,第一层席,第二层毡,第三层是炕油布。

陕北邻居擀豆面的日子要提前定好,然后约同乡的女邻居来帮忙。一大早主人便会把炕上的东西搬空,换上赞新的油布。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将来整张豆面要达到多半个炕那么大!当豆面擀好时,擀面人手一扬,薄如麻纸的豆面便会从长长的擀面杖上飞展而出,期间起伏犹如波涛,一派排山倒海之势。最关键的是,几个人要轮流上阵,一擀就是一整天,可想而知陕北人对豆面是多么的情有独钟。现在想来,那种散发着浓浓豆香味的豆面,怕是走遍整个包头城也很难找到了。

忙腊月,闹正月,拖拖拉拉到二月。一个腊月忙过来,来自不同地域的美食已让整个山村充满了浓浓的“花式”年味儿。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三,为了让灶王爷“升天奏事”时“多言好事”,来自不同省份的邻居们再次各显神通。有用胡萝卜、甜菜熬制“糖稀”的,有用小米制作麻糖的,总之,找个由头“甜甜美美”过日子是必须的。(作者:包头观察特约评论员 郑利强)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