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最后一次南行》简介

2019-07-03 16:27     编辑:李斌

内容介绍:“1992年,又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 1992年,邓小平再次南行,这次事先没有张扬的南行,是邓小平的最后一次南行。 东风吹来满眼春。在这次南行过程中,小平同志的“谈话”回答了关于改革开放的一系列重大问题,确认了市场经济在社会主义体制中的地位、也进一步坚定了改革的步伐,并对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有着极其重要的指导意义。这次南行对随后十多年来的中国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也必将继续影响中国在新世纪的发展。 本书以翔实的资料对这次南行做了详细的记录。作者田炳信以资深新闻记者的身份亲历了这段历史,为了追求历史真实,他在写作此书的过程中对亲历这段历史的人作了大量深入访谈,以此对这次影响深远的事件做全景式展示和最权威的历史记录。

作者介绍:田炳信,河北省人,1956年生,现任《法制日报》社长特别助理,博士。1982年内蒙古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毕业后即进入新华通讯社工作,先后担任过新华社内蒙古分社农村牧业采访室记者、新华社内蒙古分社政治采访室主任、新华社广州记者站站长等职。现兼任广东省国际关系促进协会副会长,北京国际信息研究协会研究员,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兼职教授,暨南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 已出版了《现代热点采访录》、《神秘的内蒙古》、《中国第一证件——中国户籍制度调查手稿》、《变色》、《美国为什么妖魔化中国》等著作。

从即日起,包头新闻网将开设专栏连载《邓小平最后一次南行》一书,欢迎广大网友读者登陆网站或者下载黄河云手机客户端阅读。

序:只待春雷一声响

权延赤

见过大蟒蛇拉尿的是广东人,听过皇上打喷嚏的是北京人。有道是“南方生孩子,北方取名字”;虽然偏颇,也不无一定道理。

翻看一部中国近、现代史,无论林则徐、洪秀全、康有为、梁启超还是孙中山、毛泽东、蒋介石、周恩来、叶剑英……都躲不过北京和广东两地。起家,点火;拔旗,竖旗;发迹,沉沦;可谓风起云涌,波澜壮阔。

到了1978年,两地越来越多地同一个伟大的名字关联到一起,那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

今年春节,多年老朋友田炳信对我说,他接了一个活儿,让写一本“邓小平南巡的前前后后”。

我说好呀,你是当事记者,理当为后人留下一份见证,见证这位伟人在关键时刻是怎样力挽狂澜,改变着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一个半月后,这部25万字的著作便放到了我的案头。即时读来,随着专列车轮敲击钢轨的铿锵声,我仿佛又听到了那位伟人截断钢筋一般干脆的声音:“我的讲话可能有点用,但我的作用就是不动摇。”

1991年,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中国国内也暴发了那场政治风波;于是,蛰伏多年的否定改革开放的“左”的思潮开始滥觞。小平南巡十一天,便扭转潮头,实现了全国人民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的目的;其伟大的风采、胆识和魄力俱现本书中。

“小平此次南行,目的地是深圳”。因为深圳是特区,是改革开放的窗口;因为广东人“只管生孩子,不去争名字”;因为广东人十年来的实践符合邓小平的理论:“不搞争论,是我的一个发明。不争论,是为了争取时间干。”

邓小平理论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特色表述: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摸着石头过河——不争论。1991年左派们大争“姓‘资’姓‘社’”,邓小平一言以蔽之:不争论,是为争取时间干。“南方出效益,北方出经验;南方生孩子,北方争名字”,小平只看“效益”和“孩子”。

在武汉,小平讲:“现在有一个问题,就是形式主义多。电视一开,尽是会议……要腾出时间来多办实事,多做少说。”这本是邓小平理论中的“不争论”,点到为止,剩下的就是悟性。可惜北方没搞明白,大下文件要减文  会海,小平只有叹气:“是用形式主义去对付形式主义”。

在上海,朱镕基听懂了,羊年发四论,表态“做改革开放的带头羊”。

一进广东,小平开门见山:“办特区,我是倡议者,能不能成功,我要看一看。”本书便跟随邓小平的脚步在岭南走一圈,看过之后,我们不能不承认田炳信的感受有些道理:北京人英明,上海人精明,广东人实在是高明。

读罢本书,掩卷静思,不但对一代伟人邓小平有了更深更广的了解,而且脑海里鲜活起一群“只生孩子不争名”的广东领导干部。应该说,炳信这本书思维开阔,角度独特,资料丰富,观点新颖。大凡写伟人纪实,最忌小鼻子小眼小聪明,一定要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写出大视角,大舞台,大气魄,大造化方为上品。炳信写诗出身,从事新闻政治报道13年,厚积薄发,短短一个半月写出这部有份量的作品,当非偶然。相信读者看过此书,都会有所受益。

那是毛泽东,那是邓小平

1988年,我领着四岁的女儿田然,从辽阔的内蒙古大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走到红墙金瓦的天安门的金水桥边,我指着城头上悬挂的毛泽东巨幅画像,指给女儿:那是毛泽东。女儿歪着小脑袋指着毛泽东的画像说:不,邓小平。

毛泽东对于我们这批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印象太深了,而对于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出生的人,他们的视觉、听觉中看到的图像和听到的名字,最多的应该是邓小平。

我相信了孩子的感觉和误认。

邓小平的时代拉开了帷幕。

准确地说,1978年,邓小平的时代就拉开了鲜红的帷幕。

1992年邓小平南巡,是中国波澜壮阔的舞台上最精彩的一幕。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