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白灵淖”

2019-04-23 10:37     编辑:霍天舒

白灵淖

怀朔处于阴山北麓向达茂高原的过渡地带。从固阳县城沿211省道向北行车30公里,会经过一个名叫“后公中”的地方,这是大后山流域一条重要的分水岭。昆都仑河、艾不盖河在此分道扬镳,前者“积小流成江海”,向南轻歌于浩渺黄河;后者“积跬步至千里”,向北湮灭在茫茫戈壁。

这种鬼使神差的地理传奇,在亿万年的演绎过程中,仿佛按照剧本的套路,始终循规蹈矩。这远比1500年前冷兵器时代,由怀朔走出的那些乱世枭雄燃起的烽火狼烟,满目的哀鸿遍野,更加单纯可敬!

时光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怀朔古城遗址东北约10公里处,有一个名叫“白灵淖”地方。提起白灵淖,当时在山北地区也算是赫赫有名。不难想象,在干旱少雨、丘陵起伏、山川迭起的大后山,偶见一汪碧水,那种兴奋惊讶,不亚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受游牧文化影响,人们为这片“水塘”起了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白灵淖”。

白灵淖,因水而赋有灵性,也因水而被包头人熟知。本世纪初,乡镇改革时,白灵淖乡、卜塔亥乡、东公此老乡,三乡撤并成立怀朔镇,原来的白灵淖乡,变成了现在的白灵淖村。

世纪之钟回到原点,20世纪初成为一个重要的节点。与全国同步,后山地区也进入了快速发展期,矿山采选企业如雨后春笋,再加上“十年九旱”的特殊气候,水资源供给出现问题,地下水位直线下降。由此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最直接的就是一个个乖巧如玉的“淖”,逐渐消失于人们的视线,留下片片白色的盐碱滩头,遗存为曾经的例证。当然,我们不能以现在的视角,犀利地质问过去的发展模式,对历史的脚步发出时代之问!因为这不是哪个人的错与对。

2016年,我在怀朔镇工作后,好多当地的老乡、同事,曾多次向我回忆起“白灵淖”初时的温柔美丽——迁徙的大雁嬉落于湖边,漫滩的水草丰美了牛羊,缕缕的炊烟萦绕在四周,我在这些讲述中依恋着迷,时光仿佛定格于20年前。所以,每每路过此处,我总会注目那片白色的“大脚印”,不禁感叹:仰天长问风云起,从此世间无江湖!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慢慢地,人们已经忽略甚至遗忘了这片伤心之地,仅仅因为一个“淖”字,才会忆起它的前世。

时间太久远,总是会让许多不可能变成可能,比如忘掉,比如等你。2018年7月19日,固阳县发生了有水文记录以来的最大洪水,全域性瞬时降水达到能承受的峰值。当地老乡习惯了干旱,面对突如其来的洪水猛兽目瞪口呆,既惊又喜,既爱又怕,真正是百感交集!所幸的是,固阳县委带领广大干部群众众志成城、勠力同心,夺取了抗洪抢险救灾的伟大胜利,将洪灾损失降到了最低。这场百年不遇的洪水,警醒人们不要漠视自然的洪荒之力,与现代科技的“闪转腾挪”相比,宇宙无敌的“摧枯拉朽”,来得更猛烈一些!

老子讲,“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当洪水退去,人们惊奇地发现,丘壑低洼处、连绵川岭间,形成了若干“淖”,星罗棋布,“小西淖、大西淖、马连淖……”重回视野。这中间,也包括那个让人魂牵梦绕的“白灵淖”。

清明时节,蒙蒙细雨应约而来,白灵淖湖心中的冰块尚未消融。当我再次站在白灵淖湖畔,望着这汪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圣水,心中那份感慨无以言表。你是那样的坚强,不畏贫瘠孤独,坚守到流尽最后一滴泪水;你是那样的执着,不畏旁人侧目,心无杂念地努力成就自我;你是那样的倔强,不畏冷嘲热讽,矢志不渝修炼强大的内心。

泰戈尔曾说过:你今天受的苦,吃的亏,担的责,扛的罪,忍的痛,到最后都会变成光,照亮你的路。白灵淖的重生,不正是要唤醒我们对生活的一往情深吗?

英雄的白灵淖,我要向你致敬!(郭勇)

【作者简介】

郭勇

内蒙古包头市人,现任固阳县怀朔镇党委书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