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环卫工人的工作笔记

2019-01-02 09:18     编辑:张越

寒冬已至,鹿城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人们步履匆匆,更加的衬托出繁荣闪烁的霓虹灯。有的人脚步匆匆,无暇顾及周围的一切,垂头急走、有的人慢悠悠的,乐此不疲的玩闹着,哼着小曲儿、有的人在狂风中苦苦等待着公交的到来,抬头望天。

以下是包头市环卫局一线环卫工马春青的工作随笔:

今晨,是一个充满意外的晨

五点刚过,我便到了民西钢铁大街口。远远的看见一个小黄人儿,连跑带颠儿的忙碌着。走近一看,竟然是张和平。见他大堆的垃圾已上车,正在细扫。这简直可以算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自我接管民西以来,他虽然住的最近,却是民西早上出班最晚的。看着我来,装着很自然地说:“王姐咋还没来?我快扫完了,用我帮她扫不?”

张和平,怎么说呢?是我做环卫员以来,路上最难管理的一个人。整条路,十多个人差不多都调着跟他做过搭挡,再无人可调!打扫的路段也从友谊口一段一段调到了钢铁大街口,民西已无路段可调!其他师傅之所以不愿跟他做搭档,除其满身负能量,牢骚抱怨不断之外,还有就是嫌他干活偷懒耍奸!

奸懒到什么程度?举个例子,为了少倒垃圾,他会把垃圾装小塑料袋里,找所有可以塞可以藏的地方,把垃圾藏起来(真搞不懂这样做省力不),跟他倒班的师傅接了班,打扫当中会把一个个垃圾袋收走。所以,他总是倒半车垃圾,对班总是倒的满满一车。这一年来的磨合,整段民西最难沟通,且沟通效果最不如意的就是他了。

耿部长常提醒我们,对路上的师傅们,要去感化他们,以德服人,人性化管理!我真的是照做了,但是老张其人,父母已过世,兄弟姐妹五个,均不和他来往,爱人离婚,孩子已不认他了。

同事没有人愿跟他多说一句话,路上各门市连口水都不愿给他喝!用师傅们的话说,狗见了他都会绕道走。跟他交流,有时候想给他打打气夸他一下,他都听不出来。

如果哪出了问题,不能说,一说他他就开始了,所有的污言秽语真的没法听。在路上,与他面对面,看他唾沫星子横飞,肮脏到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丢不起那个人呀!后来,再有事我会给他打电话,即便如此,我也经常说一半就把电话压了,正常人没法听呀!现在,我一般只给他发信息,污言秽语他不全会写,我的耳根也总算清静了。

有时,真的怀疑这个人的神精有问题。昨天下午来民西,他一个人在休息室烧水喝,看他精神正常,找准切入点,唠了半个多小时,没想到却收到了今晨这样意外的效果。当我把所有路转完回到民西,他远远见了我,“雄赳赳”地走过来,脸上挂着谄谄的笑。突然让我的心里有了一点恍惚,这,是张和平?

又一个意外

今天早早的巡检转路,目的是检查一下路况,再确认一下新光西路餐厨垃圾的量,尤其是路南!因组长跟我反映,说路南倒垃圾的师傅来的太晚,这几天七点过了,还收不完垃圾。

到了新光西,出乎我的意料,路南的餐厨垃圾均已收走,灯光昏暗,只留下了几处底子等待打扫。跟我扬言五点多就会来的师傅一个也没来,只有他们口中来的最晚的师傅一个人在扫。看来,以后要留点心了,男人,老年男人的话,也不能全信,是听不上的!

早市,摆摊儿的已寥寥无几,天寒地冻,季节性退市了!

站在灯下,只作了片刻等待,寂静的路上便响起了大条帚的沙沙声。沙沙,沙沙,由远及近,由稀疏到密集。从府西口到林阴口,在这一千七百多米长的路上回响。舒心,悦耳!一个个桔黄色的小点儿,一点点的在路上挪动着,温暖 !

真的很感慨,也很感激唐书记那天的话:每条路也是一个大家庭,我们这些“家长”真的不好当!不仅要把每条路上的情况了解透彻,把图像“画”在自己的脑子里,还要把姿态放低,把心思用细,把事情考虑周全,夸张一点儿,有时真的还需要忍辱负重。现实中,最难管理的是人!环卫员,说着很轻松的一个词,每天做的真的不是很轻松的工作,路要转,活儿要干,人要管要哄要劝。

这个世界需要理解和尊重!我们是践行者,也是渴望获尊重者!!

我们身边的每一位环卫工人,不光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他们可能文化程度不高,但依旧用着最朴实的话语讲着劳动人民自己的故事,用最真诚的心感化周边的每一个人。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