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校共育】信息时代,老师还有必要家访吗?

2018-10-09 09:06     编辑:李亚沛 包头教育在线  

对于许多家长来说,“家访”这个词似乎是他们上学时的落伍名词。如今,世界早已进入微信、电话等联系便利的“微电时代”,老师到学生家进行家访似乎已无必要。从实际情况来看,这些年学校和老师也基本不再搞家访活动。就在这种大背景下,从今年3月起,包头市青山区教育局开启了“千名教师访万家”活动,各幼儿园、学校老师都利用日常休息、暑假等时间开展了家访活动。那么,家访必须是老师到学生家才能完成吗?家长对此有何看法?不拘形式,与时俱进的家访又该如何进行?

家访可以发现更多“教育密码”

“快请进,真想不到,您会来我们家,看把宝贝高兴的。”新学期开学后的一天,当青山区保利民族幼儿园的两位老师走进琪琪家时,孩子高兴地直做鬼脸。

“我们主要来是看看琪琪为什么总是请假,他的身体应该没啥问题呀。”老师的话让琪琪妈妈打开了话匣子。“我也犯愁,都上了一年幼儿园,按说早该适应了,可我也闹不清他为什么还是不太愿意去幼儿园。”经过一番交流后,老师认为,琪琪的问题出在孩子的爷爷和爸爸身上,他们相对溺爱孩子,导致孩子自我意识较强,不太喜欢融入集体环境。

家长每天接送孩子时都能见到老师,老师也每天在家长微信群发送孩子的情况,既然已“沟通无极限”,登门造访式的家访还有何必要?针对一些家长的类似想法,青山区教育局民幼集团中心主任刘建琴表示,家访是有必要的。虽然家长和老师天天见面,但接送过程很短暂,双方能说的居多是孩子在幼儿园一天的情况。事实上,老师更需了解孩子的家庭情况以及在家里的表现,这样才能更好、更有针对性地调整教育方式和教育行为。

叫家长、家访,在很多经历过“家访时代”人的感觉中,这种似乎是“问题孩子”的“专有待遇”;成绩优异、表现良好的“学霸”根本不会摊上这些事儿。北重一中老师的一个家访案例,则让人感觉到了这种认识的误区。

暑假期间,北重一中初二年级张雪梅老师到一位同学家里家访时,看到的是孩子房间整洁、干净,书本摆放整齐,假期计划在书桌前的墙上贴着,非常符合孩子在学校时的种种表现。据家长介绍,2017年11月,该生获得了包头市钢琴考试业余组九级证书,这是业余组最高级别的考试,全市只有5个学生通过该级别考试,该生便是其中之一。

“孩子也有缺点,”家长在疼爱和骄傲之余,也对张老师说出了三点担忧:一是该生胆子比较小;二是不喜欢运动;三是自信不足,总觉得自己不够优秀。针对家长提出的上述问题,张老师耐心地给家长上起了“家教课”:要更多看到孩子的长处和亮点,不要把自己的“担忧病”过多地传染给孩子,更不要给孩子贴“负面标签”,这样容易造成孩子自卑,时间长了,更会让孩子输在自信不足上。

青山区教育局副局长侯振河表示,教育是学校和家庭的共同责任,学生在校时,老师很难对其家庭状况、家庭关系等有更多了解,因此学生出现问题后,老师很难“对症下药”,进行“个性化教育”。登门家访不但能找到“病根”,同时因交流环境和方式方法的改变,也能和家长进行更多交流,商定更有效的家校共育策略和办法。

“家访大数据”助力家校共育

家访的作用主要是为了进一步加强家校之间的联系与沟通,从而形成更强有力的家校教育合力。那么,家访要采用什么方式,做到好哪些准备,遵守什么样的原则,才能访得扎实、有效、持久?

据悉,因为家访时间、师资力量、学制学段、需要解决和沟通的问题不同,各学校、幼儿园的家访方式也有所不同。比如一机一中等学校是以班级为单位,以班主任为主,其它科任教师共同参与。一机四小等则是“专访”加“普访”,老师在家访前做好“功课”,到学生家后要做到“有备而去”“有疑能答”。

事实上,家访也可以利用各级家委会,借助各种家校共同开展活动等时间,进行“专题式”“互动式”等线上线下家访。比如,针对学校的一些新安排,北重三中会通过学校家委会,向家长说明情况,征求家长们的意见,以获得家长们更好的配合。光荣道小学各班家委会都在组织“周末去哪儿”活动,于是老师便利用家长和孩子们一起参加活动的机会,说说笑笑,轻松愉快地完成家访。

“家访不是简单地聊天,而要做好‘家访手记’”,写好‘家访日志’,以便年级组和学校根据相关情况,对学生做好精准施教。”光荣道小学校长张建华表示,该校的家访坚持“七必进”、“六知道”、“四不准”等原则,比如特殊困难家庭必进、“学困生”家庭必进、单亲家庭必进等;“六知道”则要做到让家长知道学生在校学习表现情况,知道任课教师的情况等。“四不准”则是指老师家访时,不准要求家长安排车辆接送,不准接受家长馈赠的钱、物,不准接受家长的吃请和报销开支,更不准以家访名义进行有偿补课。

侯振河表示,这些“必进”“知道”“不准”等原则,是写进“千名教师访万家”实施方案的。“我们不但要求老师们做好‘家访手记’‘家访日志’”,更要求老师们在家访过程中,建立学生家庭信息档案,做好家访工作台账。分析、研究后,这些‘家访大数据’,可以更有针对性地加强教育教学,家校共育,促进整体教育质量的提升。”

家访形式也需与时俱进

出于不愿被打扰生活、不愿被人知道隐私等想法,有些家长不愿意接待老师的登门造访;反过来说,一些已经发生的“家访遇不测”案件,也使得老师家访不得不做一些必要的防范。“我们的家访必须是提前预约,并且是学生和家长愿意被访,不能搞‘硬性家访’;同时,我们要求老师在家访时,必须至少是二人一组,家访时间也要保证安全。”侯振河说。

除了登门家访,有没有老师和家长既能见面,又更便利、有效的家访形式?包四中现在的高一八班班主任张洪涛的“一对一家长会”就是被青山区教育局肯定的一种方式。

“家长朋友们,从本周起,我们召开“一对一家长会”。请大家接龙预约。我方便接待大家的时间是每周一9:10-9:50;周二3:20-4:00;周三9:10-9:50;周四10:20-11:00……”这是张洪涛发在班级家长微信群的内容,信息还要求学生父母最好都到学校,在来之前梳理孩子成长的经历,填写一份张洪涛自己设计的“家访问卷”。

“我觉得家访不必拘于形式,达到目的即可。我每接一届学生,首先要做的就是‘一对一家长会’,这个‘会’不是开会,而是会面的意思;一轮会面后,有必要的我再登门家访。实践证明,这样不但能让我掌握每个学生的情况,更能帮助他们有效地提高成绩。”

包四中校长范丽香表示,张洪涛是该校年轻优秀教师的代表,她所带学生的成绩得到了学生、家长和学校的一致认可,而她和“寇晓艳名师工作室”领衔人寇晓艳等班主任自创的“特色家访”,也成为一种包四中乃至青山区各学校老师值得学习的经验和做法。

侯振河表示,时代早已不是家访必须“登门造访”的年代,“千名教师访万家”也不是要求老师们必须采用“登门造访”的方式。“我们要求家访活动常态化,家访形式可以不拘一格,创新发明,但无论采用什么形式,最终都要求做到家访全覆盖。到明年3月,我们将召开总结表彰会,将好的做法提炼总结,形成可以推广复制的经验,最终达到引领全市乃至全自治区,与时俱进的家庭教育和家访工作先进经验,使办人民教育更加落到实处、干在细处。”

【实习编辑:李秋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