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格少:蒙古包飞出来的凤凰

2019-09-24 10:50     编辑:李斌

“如果不是白云铁矿,可能我们家现在还在牧区放羊呢。”陶格少说。

今年39岁的陶格少是包头市白云铁矿物业部的一名工作人员。不过,陶格少可是位大明星。

这还要从60多年前说起。

60年前,白云铁矿开采前遇到了不小的难题。蕴藏着丰富铁矿石和世界最大储量稀土的白云鄂博,不仅是当地牧民心目中的宝山,主峰之巅还耸立着当地人世世代代守护的全旗最大、最神圣的敖包。

为了开发白云鄂博铁矿,为了国家和各民族的共同利益,曾当过喇嘛的宝音贺希格利用家族和自己在牧民中的崇高威望,配合政府,挨家挨户做通了所有牧民的工作。在喇嘛们3天3夜的诵经声中,敖包顺利搬迁到20公里外的白云查干山顶。

白云铁矿如期开工。

人们都说,在宝音贺希格的不懈努力下,蒙古族牧民贡献了“神山”,白云铁矿才得以顺利开采。

宝音贺希格是陶格少的父亲。虽然父亲已经去世22年,但回想起来,父亲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

“我父亲在世时,经常和我说,不过是牧民也好,铁矿工人也好,都是一家人。”正是“一家人”的信念,在陶格少的父亲去世后,给了陶格少一家力量和希望。

“我17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去世以后就剩下我和我母亲还有弟弟,当时我姐呢已经参加工作了,这个时候家里面就是挺困难的。”

父亲去世后,我家里就没了主要劳动力,经济条件也就更不好了,矿上对我们家很照顾,首先给刚毕业的我找了工作,我成了白云铁矿的一名正式员工,然后帮助我家成立了白云第一家旅游点,依托白云矿山,我们家经济有了很大改善。冬季时候要拉草料,因为家里没有劳动力,冬季拉草料成了大难题,铁矿了解到我家这个情况后,帮助我家解决了这个难题。

“铁矿出车出人帮我家拉草料,而且还帮着我们把草装好。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铁矿往我们家那头走有个桥洞,拉草料需要从桥洞穿过,桥洞太窄特别不好过,一帮人反反复复地试,累得满头大汗都没有放弃,当时我心里是真的感动,人家是在真心帮你啊!”

“我父亲去世以后,家里的条件不好,铁矿从各个方面都照顾到了我们,尤其铁矿医院每年都给我母亲检查身体。甚至每年秋天拉白菜,铁矿也会想到过来帮我们。2009年,在铁矿帮助下,我们家建成了我们这里第一家蒙古包家庭旅游点,我们自己是对这些一点也不懂,铁矿出人出钱帮助我们,从蒙古包的设计、材料、装修,我们都没怎么操心,等到去把蒙古包架子焊接起来的时候,又是铁矿帮了我们……这些年,这样的帮助太多了。

建了蒙古包以后,就不光是白云的客人,还有各地过来的。因为我家那个地方离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玉荣家比较近,也属于一个旅游的教育基地。很多外地的客人都慕名而来去参观龙梅玉荣的故居,因为我们家就在附近,所以很多人也都来我们家吃饭,体验蒙族风情,通过这种方式,我家经济条件得到很大的改善。

“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弟弟还小。有一年冬天,家里来了游客,我母亲在里面给客人做饭,我弟弟和小伙伴在外面玩,因为夏天总是点篝火,他们就觉得客人来该点篝火。我妈刚拉回来三车草卸到草棚里,这俩孩子就把草给点着了,我们都吓坏了,俩孩子在里面呢,后来是矿里面的消防车去灭的火。如果火势不尽快灭的话,我们家草棚挨着羊圈,羊圈连着房子,有可能整个院子都给烧了。”

陶格少的父亲宝音贺希格曾是新宝力格苏木日光大队的书记,父亲去世后,家里的亲人就只有母亲莎人格日勒和弟弟斯鄂尔登。

1996年,陶格少考上了白云铁矿技校,学的是内燃机修理专业。1997年父亲去世那年,陶格少只有17岁,受矿区照顾,毕业后陶格少就进矿山上班了。

“单位很多同事都是熟人,以前经常去我家的,这么多年,都是他们一路照顾,我才能不断成长。我们家对铁矿,真的是充满了感激。”(记者:李玥 吴莎  实习生:薛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