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敬秋:为民族团结绽放生命的铁花

2019-09-24 10:49     编辑:李斌

“李敬秋是难得的好大夫,她的足迹遍布牧区,为抢救一名难产产妇,她倒在了手术台上,再也没能醒来。”5月10日,80岁高龄的高同录说。

李敬秋是白云鄂博矿区的一名妇产科医生,已经去世30年了,但她的事迹依然在白云鄂博茫茫草原传唱。

1972年,李敬秋从辽宁省调到白云鄂博矿区医院工作,白云鄂博矿区医院地处偏远,医疗条件差,工作又忙,有时一天下来,李敬秋要做十七八例手术,但她凭着高超的技术,严谨的态度,从未出过一次差错。

当时在白云鄂博矿区,“519”这个电话号码是白云鄂博铁矿为在白云鄂博铁矿工作的李敬秋家安装的,可却成了李敬秋的“专线”。电话里传来的,经常是急促的要求抢救病人的声音,无论是炎炎夏日还是寒冬腊月,李敬秋总是放下电话就出发赶赴抢救病人。白云鄂博矿区周围是茫茫草原,散居着蒙古族农牧民,为农牧民防病治病,也就成了李敬秋义不容辞的责任。

“有一年除夕夜,我妈刚煮好饺子,我们一家人刚坐好准备吃饭,电话铃声突然响了,我妈接起电话,没说两句就放下电话,‘有个产妇要生了,难产,我得赶紧赶到医院。’‘你倒是吃了饺子再走呀’。我妈顾不上接我爸的话,‘人命关天,哪顾上吃饺子,你们吃吧’,我妈换了鞋就走了。”李敬秋的儿子王丹辉回忆说。

这样的情景,曾经长时间占据着王丹辉对母亲的回忆。在王丹辉家里,至今仍保留着一块母亲用过的地毯。

“那时经常有患者赶到家里找我妈看病,不少都是几十里外的农牧民,他们经常是骑着马赶来,穿着马靴,也不换鞋直接就进屋了,有时候就直接住我家里了,这块地毯就是我妈给牧民患者准备的,当年不知道有多少牧民患者在上面睡过。”王丹辉回忆说。

1989年5月的一天凌晨,达茂旗西间乡的一位蒙古族妇女产后大出血,病情危急,乡医抱着一线希望找到了李敬秋,李敬秋没有丝毫犹豫,抱起产妇立即进行抢救,直到产妇脱离危险。

“李大夫你看,全是血。”护士喊着,李敬秋这才注意到,自己衣服上全是血。

1989年11月14日下午4点多,李敬秋在单位值班,突然来了一名蒙古族产妇,难产,产程很不顺利。先对胎头吸引,不见效果,又进行侧切,婴儿头部娩出后,肩部又卡住,面部憋得青紫,李敬秋立即用手把婴儿的下肩拉出来,一个重4.2千克的男婴安全降生。此时,李敬秋已经精疲力尽,汗水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可她还是硬撑着为产妇缝合,一针、两针……剩下最后两针,李敬秋手抖得不听使唤、她大口喘着气,努力止住双手颤抖,平时不到一分钟的两针,她这次却用了十几分钟。就在为产妇缝完最后一针时,李敬秋突然一头栽倒在产床前。

大面积的脑溢血,李敬秋昏迷了。

当时正是下班时间,可全院的医护人员无一人离开医院,大家都投入到抢救李敬秋的战斗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人们焦急地等待着李敬秋苏醒的消息。

可是他们没等来。

11月15日下午,得知李敬秋没醒过来,100多名群众非要闯进手术室,看李敬秋最后一眼。人们排着长长的队伍,自发举行了一次无人主持的遗体告别仪式。

母亲和牧民之间的感情,在母亲去世那天,王丹辉似乎明白了。

王丹辉在和父亲一起抬母亲遗体去太平间时,走廊里的群众久久不肯离去。“让我们再看一眼李大夫!”走廊里、医院门口被人们挤得死死的,医院只好临时打开后门。

出殡那天,近千名群众自发前来参加李敬秋的追悼会,冯利君当时和妻子一起,抱着刚一岁的女儿赶来送李敬秋最后一程,女儿一年前出生,正是李敬秋接生的。

有不少人是从几十里外赶来的牧民,他们背着炒米、奶茶,来送李敬秋最后一程。

“在医院工作18年,李敬秋接生超过1800例。”5月7日,在白云鄂博铁矿医院,白云鄂博铁矿医院书记闫党占说。

闫党占于李敬秋去世后的第二年来到白云鄂博铁矿医院工作,虽然没见过李敬秋,但故事已经听了很多,“医院要求以李敬秋为榜样,要求大家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成为像李敬秋那样‘白求恩式’的好大夫”。闫党占说。

“从1958年建院以来,李敬秋在白云鄂博铁矿医院积极为当地工人、农牧民做防病治病工作,为白云鄂博铁矿工人、为当地农牧民健康提供了有力保障,也为民族团结做出了积极贡献。”作为白云鄂博铁矿医院第一批医护人员,曾经亲历救治“草原英雄小姐妹”的高同录在李敬秋追悼会上念悼词。(记者:李玥 吴莎  实习生:薛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