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的生日愿望是您早点儿回来”

2020-03-13 15:53     编辑:吴莎
“妈妈,我的生日愿望是您早点儿回来。”想起大女儿的“生日愿望”,张雪心里一阵愧意。


2月24日农历二月初二,张雪大女儿的生日,头一次孩子过生日没能陪在身边,张雪感觉有些歉疚。
“宝宝生日快乐,妈妈永远爱你,回去以后给你补个生日礼物。”视频中,张雪看着两个正准备切蛋糕的孩子,歉意地说。


张雪是包头市肿瘤医院手术室护士,随包头市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来到武汉,目前在武汉优抚医院工作。能够暂别两个孩子奔赴抗“疫”一线,她要特别感谢老公——不仅承担起照顾孩子的“重任”,甚至帮她写了请战书。

   代写请战书 老公“被套路”        


张雪有两个贴心“小棉袄”,一个7岁,一个2岁。如果疫情没有来临,工作之余她会陪伴在孩子们身边,看着她们成长,做一个幸福的小女人。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看着全国的医护人员一批又一批驰援武汉,张雪就想,自己虽然是一名肿瘤专科医院护士,也非呼吸和重症专业,但是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奔赴前线抗击疫情,担当起白衣天使救死扶伤、守护健康的神圣使命。

“全国都在支援武汉,护士长能不能帮我报个名、备个案?”张雪先从科室了解情况,向护士长报备,回家后又和老公商量,“非常时期,如果单位有需要,我想上前线!”

“我文笔好,我帮你写请战书吧!”老公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她,第二天就把一封声情并茂、文采飞扬的请战书交到张雪手中。

张雪的老公叫高伟翔,是一名退伍军人,在烟草公司做行政工作。“我当兵好几年都没扛枪上过战场,能轮到你?”高伟翔内心是不想让她走的,直觉“上战场”这种“高大上”的事儿根本轮不到张雪这个专科小护士头上,知道走不了,这才帮忙写了请战书,却没想到“被套路”了——张雪真的要走了!

2月15日晚,张雪正在值夜班,突然接到护士长的电话——护理部通知,明天一早出发驰援武汉!回到家,已经是晚上11点了,匆匆和老公说明了情况,就开始收拾东西。“我本来不想和妈妈说,但是妈妈就住我楼上,不说也不合适。”张雪想,这么晚了,妈妈可能看不到吧!凌晨两三点钟收拾完东西后,张雪给妈妈发了条短信,没想到半夜三点,妈妈跑下楼来敲门——不能不走么?“做通母亲的工作,又和老公安顿孩子的事情,吃呀、穿呀、药在哪里……一宿没睡觉,挺伤感的。”张雪说。

“有我照顾两个孩子,你放心上战场!”2月16日,张雪出发当天,高伟翔在医院门口站了许久,却只说了这一句最简单的话。过后,高伟翔在写给妻子的《战“疫”日记:你守护病人,我守护家》一文中说:“此时,我更愿意给她一份安心,替她照顾好后方,让她没有后顾之忧……”


   “教科书式” 穿脱防护服


内蒙古医疗队所承担的病区改造完成正式接收病人后,张雪是80名护理人员中第一组、第一个进入隔离病房的,这缘于她“教科书式”的穿脱防护服!
在病区改造尚未接收病人时,岗前培训是医护人员每天必做的功课,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穿脱防护服的训练!“前期只有湘雅医院的一个教授给我们培训过,后来都是我们自己学,向做得好的‘前辈’借鉴经验。”张雪说,她找来了各种穿脱防护服的视频,反复琢磨、训练,并给大家做培训,抠细节、抠动作。

“穿脱防护服可难了,边缘一点儿都不能碰到,穿的时候要防护到位,脱的时候更关键,是最危险的操作,病毒附着在防护服上,环境中也会产生气溶胶,一不小心就会被感染。”反复琢磨、训练后,张雪总结出一套穿脱防护服的要领:动作一定要轻、要慢、从里往外翻,外面不可以碰触里面,摘掉护目镜后,全程一定要闭着眼睛操作,以防病毒通过结膜感染……

“穿脱好防护服,才能保护自己,才谈得上救助患者、抗击疫情。”除了工作时间严格培训外,回到酒店房间后,张雪至少还要再练习十几二十遍。“那些天我们从早到晚都在培训穿脱防护服,我练的是最好的,还要去培训其他护士。”张雪坦言,工作上一丝不苟的严谨作风与她手术室的“出身”有关,手术室是“无菌观念”最为严格的科室,稍有疏忽就可能导致无可挽回的后果,也养成了张雪严谨精细的工作态度。

张雪的防护服穿脱堪称完美,被赞“教科书式”,病区接收病人后,她也成为第一组第一个进入隔离病区的护士。回想起第一次走进隔离病房的情形,张雪至今记忆犹新:第一天就是最危险的工作,在清理完四五道医疗垃圾后,一路逆行到30米外的暂存点,在进行封口、称重、记录等操作后,好久才能直起腰来。从前简单的工作需要更多勇气和毅力来完成。脱下防护服后,缺氧带来的剧烈头痛,让她觉得如果不是这一袭白衣所承担的职责和使命,别说4个小时,可能连10分钟都难以忍受。但是每当看到患者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睛,就坚定了战胜这场疫情的决心。


工作中做最好的自己


刚来武汉那些天,张雪内心是焦虑的,甚至有些恐慌,引发了“焦虑性咳嗽”,在近一周时间里都一直在咳嗽,直到病区改造完成正式进入隔离病房,张雪的咳嗽和焦虑随着工作的开展不治而愈了!“我们护理的病人基本都是轻症和中症病人,没有重症的,不需要做插管、紧急抢救之类的危险操作,只是常规护理,慢慢适应了防护服后,就进入状态了。”张雪说,工作中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患者对她的支持和理解。

病区里,有一位“出镜率”特别高的老年痴呆患者——郭奶奶。“虽然看不到你的样子,但是你有一双善良的眼睛。”郭奶奶一句话,让张雪心里感觉暖暖的,这个记不得事情、每天都要和张雪重新“交一次朋友”的老人会和她说这句话,是缘于一顿饭的照料。

一天中午,护士挨个房间给患者送饭后,郭奶奶却跑来护士站,说自己很饿,没有饭。“我发了饭了。”当天负责发饭的护士坚持着。“我们正好有多出的一盒饭,我给您热一下吧。”见到老人一直说饿,张雪用微波炉给老人重新热了饭,看着老人在护士站把饭吃完,又把老人送回病房。“我看到郭奶奶的饭就在床头放着。”张雪分析说,老人可能找不到自己的房间了,才一直说没有饭。从那天起,郭奶奶每次见到张雪,都要和她重新交一次朋友。

“特别稳”、“特别认真”,领导和同事如此评价张雪,工作上成熟沉稳的她,生活中却是一个小女生,独自住房间会害怕,晚上睡觉不敢熄灯;喜欢跳舞,单位的文艺演出中她频频出镜,她编排的舞蹈和同伴们从医院的舞台跳到市里的舞台;工作再忙也要挤出运动时间,闲暇时会把自己录制的健身的小视频发给同事们,关照同事们在酒店不能出门,也要坚持锻炼……张雪说,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做最好的自己。

(记者:沈建梅)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