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数控机床把脉的“良医”—北重集团设备维修中心员工夏永红访谈录

2019-09-29 17:01     编辑:吴莎

夏永红:北重集团防务事业部设备维修中心员工。他从一名普通的维修电工成长为北重集团金牌工人、兵器工业集团级关键技能带头人、全区技术能手、中央企业技术能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被誉为业内的“数控维修专家”。

记者:

夏师傅,请把您进厂的经历简单地给我们介绍一下。

夏永红:

我是1993年进厂的。我父亲支援边疆来到包头,然后我们全家一起来了这里。我父亲是干焊接的,当年是厂里的技术高工,在焊接行业是数一数二的技术“大拿”。

记者:

您老家是哪里的?

夏永红:

河北。当时我父亲本来要去天津的,后来听说包头这块需要人,就都过来了。

记者:

当时您父亲是响应号召自愿报名来的还是组织分配来的?

夏永红:

分配来的。我父亲先来的,我母亲过了几年也过来了,我当时只有6岁。

记者:

您刚进厂从事什么职业?

夏永红:

从进厂到现在一直从事设备维修工作。

工作中的夏永红

记者:

您一进厂是和谁学的维修电工技术?

夏永红:

是在当时的防务事业部机动室,和一个叫闫明理的师傅学的,一开始就学一些基本的维修常识,进行日常的小修、中修。

记者:

您觉得难吗?

夏永红:

刚开始还行,不是太难,后来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难度也在增大,那个时候就觉得有点费劲。所以我主动向师傅请教,多找一些相关技术的书籍自学。多干很关键,接触的东西多了,见识广了,即使不会也不可怕,经过自己揣摩、研究,那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记者:

维修工几年出徒?

夏永红:

3年。出徒之前还得进行考试,如果考试不合格,就得接着学,我是一次出徒的。后来咱们企业数控设备越来越多了,从2003年起,我就开始主攻数控设备维修这一块,再后来我就调到了设备管理处,因为设备管理处负责全厂的数控设备。当时我特别想学数控维修,想更多地掌握一些技能,所以就到了这一块。早在1999年的时候,我参加了咱们厂的普通设备维修电工技术比武,得了第一名,所以后来有人推荐我来到这里。

夏永红(左三)和团队一起研究维修技艺

记者:

普通设备维修和数控维修有什么区别吗?

夏永红:

数控维修比普通维修涉及面广一些。普通的维修电工就涉及强电这一块,数控就不一样了,它涉及强电、弱电、液压、气动等,囊括的非常多,而且英文水平要求也高,因为数控设备大部分都是进口的,资料都是英文的,所以英文这块得学很多东西,很关键。数控系统也有好多种。

记者:

经过两三年的学习,您在2006年参加技能大赛就开始得奖了?

夏永红:

2006年先是参加咱们厂的技能大赛,获得公司维修电工技能竞赛第一名;同一年,代表企业参加第二届兵器工业集团职业技能大赛第一事业部竞赛维修电工的比赛,获得了第二名。我记得当时代表企业参加技能竞赛,压力特别大。因为那一年正好在咱们这里举办大赛,厂内有40多个人先参加公司级比赛,然后选拔出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经过培训,再经过层层选拔,最终选出4个人代表企业参加第二届兵器工业集团职业技能大赛第一事业部竞赛维修电工的比赛。我记得这十几个人在培训过程中隔一个星期考一次试,每考一次,就得有一个队员离开,竞争很残酷。我作为李文玉师傅的大弟子,压力可想而知。

记者:

您在数控维修领域拿到专利没有?

夏永红:

近几年先后获得了几个专利。

记者:

后来您主要是带徒弟、研究专利?

夏永红:

是。在从事维修这个行业过程中,实际上每天都在不断地改进、提高,再研究一些专利。

记者:

请您介绍一下创新工作室是什么时候成立的。

夏永红:

2012年,那时候我是公司级的技能带头人,也有好多徒弟。维修电工在我们厂算是技术能力强的,基于这个就成立了以我名字命名的创新工作室,当时我是带头人,工作室有11名成员。

记者:

这么多年,您父亲对您有没有更高的要求?

夏永红:

我父亲和李文玉师傅认识,当年李师傅也是厂里数一数二的技术“大拿”,在维修这个行业是个名人,我父亲让我照着他的目标干。师傅说只要我想学,绝对会全身心地教,没有藏着掖着。这一说,我现在一直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现在有些年轻人进厂存在急功近利这么个心态,不愿意从最基础的学起,所以我在带徒弟这一块非常用心,教导他们要脚踏实地干,才能真正提高。(记者:马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