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铸起兵工梦 —北重集团防务事业部604车间数控车工王士良访谈录

2019-09-29 16:59     编辑:刘英瑛

王士良:1982年3月出生,2003年毕业于包头职业技术学院,成为北重集团防务事业部604车间一名普通的员工。第20届全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他不爱言语,站在飞速运转的数控机床旁,却与冰冷的机器有“说不完的话”,虽是80后,却已经有了自己的“大师工作室”。面对兵器技术能手、第一批鹿城英才、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青年岗位能手”、全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金牌工人”等等数也数不清的荣誉,有人说,他将最美的年华“白白浪费了”,而他却默默地享受着这份光环之下的宁静……

记者:

你进厂有10多年了吧?一直从事数控加工?

王士良:

对,14年了,实习时干了3个月的普车,之后一直干数控。

记者:

你当时学的是什么专业?

王士良:

我学的是汽车制造与维修,和我现在从事的工作不是一个专业。

记者:

听说你是外地人?

王士良:

对,我家是呼伦贝尔阿荣旗的。

记者:

这么远没想过回去吗?

王士良:

其实这中间有好几次机会让我回去,我都没回。2004年让我回去当老师,我就没去。

记者:

你在学校为什么学了汽车制造与维修这个专业?

王士良:

因为我上学的时候老家正养着一个大车,我学这个专业,其实就是奔老家的大车学的,我喜欢搞这些拆拆装装的,汽车油路、电路,我对这些都感兴趣。

记者:

怎么当时就留在了包头?

王士良:

我的老家毕竟是个旗县,人口只有3万人,我接触的新鲜事物也少,就想靠自己打拼一下。记得2000年来包头的时候,一看身边的人都会用电脑,当时我对电脑可以说一窍不通,后来就想,我不能落后于别人,就在课余时间花几百块钱报了个班,去学习电脑知识。

记者:

那你刚进厂时是什么状况?


王士良在操作数控机床

王士良:

刚一进厂多少会有失落感,因为刚来的时候以为从事技术工作,结果并没有。作为北重集团第一批大学生,我们到一线跟着普车师傅干了3个月,接着,数控设备大批量进入,当时车间领导让老师傅们上,老师傅都恐惧这个东西,因为都没干过啊,我们都年轻嘛,还挺好奇,就决定由我们来干。干了之后才知道,两眼一抹黑,谁也不会。我学的专业也不对口,简单的图纸我能看明白,但是相关的数控知识啥也不知道,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然后我们年轻人互相学习、探讨,大家心劲都挺足的,几乎天天12个小时工作制,慢慢地,一点点掌握了数控操作技术。这个时候感觉自己行了,参加2006年的比赛,取得了分厂级的第二名、公司级的第三名。后来公司派我去参加自治区的技能大赛,我想这是证明自己的一次机会,我记得当时一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很兴奋,脱产学习了一个月,天天学习,那时的感觉特别好,觉得一定能拿个好成绩,结果考完之后傻眼了,根本连名次都没拿上。大伙问我考得怎么样,我都不好意思说,心情一直很低落。当时真以为自己挺厉害的,觉得考了北重集团的第三应该算是不错,去了外边才知道,技能水平和人家差得太远了,心情平复一段时间后,就接着埋头干。

记者:

是不是多少有点失落?

王士良:

是。因为和我一样的同学参加比赛,人家拿了个第三,我什么都没有。后来我就继续钻研比赛时不会的东西,直到都会了为止。之后,不管车间给我啥活我都干,就想慢慢地锻炼自己,遇到难活别人不干,我就想我来干。那时候别的老师傅用普车挣钱都很轻松,我就挣不上,后来我就拿数控宏程序各种方法试,怎么快怎么干。记得之前加工一件活需要12个小时,我就天天琢磨,用了将近半年多的时间,就干这一种活,最快时只要2个小时就出活了。那时候数控刀具种类少,都是自己改制手磨刀具,都是一点一点磨出来的,再根据程序一点点试制。刀具加工时间长了,都会有一定的磨损,那时候没办法就找我师傅,师傅磨不好就找我师姨,教我怎么磨刀具,怎么磨更好。在数控床上应用,再与这个数控替代码配合,怎么能比普车干得更快更好,真是一点点试出来的。

记者:

别人干一件活需要很长时间,而你2个小时就干出来了,车间怎么看这件事?

王士良:

车间一看我把很多普车上的工序都改到数控车上进行加工,效率比别人快一倍,就觉得我的数控加工潜力挺大的。

记者:

后来分厂以你的名字建立了创新工作室?

王士良:

对,自治区级创新工作室,2014年建立的。那时公司和分厂推荐人选,包括我共七个成员,每个专业的都有,包括技术人员、工人。当时我带头,分厂或者公司有什么难活就让我们进行攻关,可能有一些活是干出来了,但是质量不能达到100%合格的状态,我们就继续攻关,怎么样才能做得更合理,力争达到100%。研究科研件怎么样加工更快,我们这个团队主要就做这些事。

记者:

除了进行科研攻关,平常你的生产任务重吗?

王士良:

近几年咱们军品单位任务都很重,所以我们几乎没有节假日、双休日,大家都是铆足劲地干。现在我是兵器集团级的技能带头人,攻关方向也在不断地扩大。公司有时会把北理工的科研、航空任务交给我,因为航空技术要求精度高,他们给了好多家企业试制都没有成功,后来就落到我头上了。刚开始对我来说也挺费劲的,它是一个酒杯的形状,很薄,我琢磨了好多天才把它抠下来。

记者:

别人干不出来,你怎么就把它干出来了,靠的是什么?

王士良:

靠的是坚持。我觉得不管干什么事,都必须坚持。我也有想放弃的时候,今天实在干不出来,晚上睡一觉,可这个活就摆在你面前,还得解决。我就借鉴别人的办法,和自己的办法结合起来,再研究他的办法失误在哪儿,我的失误又在哪儿,通过多次试制总结,就这么一点一点把活干出来了。机械加工理论是一方面,关键还得多实践,实际当中遇到的困难可能超出理论的范围,很多东西还得在实践中积累。

记者:

你觉得生产过程当中什么最重要?

王士良:

质量最重要。我刚进厂的时候就做不到,这需要慢慢地积累。日常工作中,有的是时间去思考,可通过比赛我就体会到,这个时候只有一次机会,如果平常不积累,对待产品质量不严谨,结果肯定大相径庭。对于我来说,不管干什么活,要一次就保证100%合格,越快越好。我记得我出去比赛的时候,就是按照我平时干活的经验,成绩出来后非常满意。

记者:

你付出这么多,觉得值得吗?

王士良:

值!我父亲曾经告诉我,学了技能就是自己的。其实,你在教别人的时候,你自己也在进步,这是互相的。我们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快,就想着怎么通过自己的改进更好更快地把活干好,质量高、速度快。

记者:

你来企业十多年了,发展也不错,企业在你生命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如果你将来在企业干到退休,那你拿什么回报企业?

王士良:

我上学就在包头,后来到了北重集团,我认为北重就是我第二个家。在厂里这么多年,企业一直培养我,我现在的成绩离不开企业的栽培,我就敢说,我会一直坚守岗位,一直在北重集团干到退休,更好地回馈我的企业。我干出的活必须达到100%,因为我们生产来的产品国家军队要用,士兵要用,我要对得起国家和军队啊。(记者:马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