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客户需求展现军工风采——北方安防公司综合管理部部长贺星跃访谈录

2019-09-29 16:59     编辑:吴莎

贺星跃:1992年从包头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担任北重集团702车间技术员,2000年任综合部秘书,2004年任综合部副部长,2005年任经营销售部副部长,2008年任经营销售部部长,2009年任公路部部长,2013年任机动供应部部长,2016年至今任北方安防公司综合管理部部长。

参加工作20多年来,他亲身见证了北方安防公司的成长,见证了公司的护栏产品走进天安门广场的全部过程。在贺星跃看来,军工精神就是做事的精神,这种精神不仅要用在生产上,还要用在市场开拓中,正是凭借这种精神,企业才能实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双赢。

记者:

您现在是在综合管理部担任部长,工作内容是什么?

贺星跃:

综合管理部就是以前的办公室、政工科这两块,现在工作业务是文书、劳资、宣传、党建,包括工会,都在我们这边。

记者:

现在与生产有联系吗?

贺星跃:

这个科室不具体管生产,但是都要介入,很多信息需要上传下达、需要沟通,我们都要介入。

记者:

看了您的简历,您是1992年到702车间工作,那个时候是安防公司的前身吗?

贺星跃:

是的,702是一个车间。我们现在叫北方安防公司,最早叫七分厂,后来在1995年左右改叫特种工艺厂,包括现在的701车间和704车间。2000年改制的时候,军、民品分线成立了专用机械公司,当时的一部分民品车间都划归到专用机械公司。2016年3月实行了混合所有制,跟浙江的一家企业合资,把专用机械公司改制成北方安防公司。

贺星跃检查护栏产品

记者:

北方安防公司还是北重集团控股吗?

贺星跃:

现在是相对控股,三方合资,北重集团占46%,浙江企业占44%,公司的经营层和骨干个人出资占10%。

记者:

现在北方安防公司主要生产哪些产品?

贺星跃:

之前我们军品有一块,每年收入在4000万左右;还有北方股份的覆盖件等;再有是高速公路的护栏,每年有1个亿左右;第四块就是特种安全护栏和城市护栏,这个任务量根据市场情况,变化比较大。

记者:

特种安全护栏就是我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看到的金色护栏?

贺星跃:

是的。特种安全护栏市场范围比较广,从2002年开始在北京使用以后,逐年陆续推广到天津市滨海新区、内蒙古阿拉善盟、陕西西安、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很多地方都用我们的产品。

贺星跃在工厂一线调研

记者:

提起安防护栏,你们的名气最大。

贺星跃:

对,因为它具有政治意义,安装的地点比较特殊,是国家的核心区域。

记者:

是一个什么样的机遇促使你们生产特种护栏的?

贺星跃:

我也是之前听领导说,当时北重集团的一位领导去北京开会,跟兵器系统208所的领导见面,这位领导是公安部枪械特聘专家,公安部经常请他讲枪械维护知识。2001年,公安部给北京市政府写了一封信,要求加强天安门广场安全防护水平。北京市政府天安门地区管理委员会组织了护栏的招标,最初是东北的四家军工企业被邀请参与投标。在北京开会期间,208所的领导就把这个信息告诉了我们公司领导,领导回来以后就问我们分公司老总,说我们不是在做高速公路的护栏,能不能参与这个事情。当时我们孙总听了这个事以后,第二天就去了北京,跟天安门管委会的领导进行了对接,回来以后又抓紧时间安排这件事。当时公司的民品研究院和北京的一个建筑设计研究院一块设计产品,我们的设计图出来以后,东北那四家企业的设计图还没有出来;我们的样品都做出来了,他们的图还没出来。我们的样品送到北京昌平试验场进行碰撞试验,当时用一个报废的公交车装上10吨沙子,又把公交车装上火车的轮子,在铁轨上从半山坡上冲下来撞击护栏。我们的试验做完了,他们的图纸还没出来。后来天安门管委会领导把招标改成议标了,就是说这个事情肯定由我们来做,价格要协商。

记者:

设计与生产都是你们完成的吗?

贺星跃:

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提供莲花片、莲花柱帽、莲花造型,另外就是颜色的设计,要跟天安门广场的整体形象相符。我们公司民品研究院和专机公司的技术部门负责设计结构,要保证防撞,预想的就是要阻拦突发事件,比如说恐怖分子开车往里冲撞怎么办,要比一般的护栏有防冲撞的能力。

记者:

大概能防多少冲力?

贺星跃:

通过我们特殊的设计,使每一片护栏都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大大提高了防冲撞能力。这里面有特殊结构,要求设计和制造以后要承受19吨拉力,这在以后的实践中也有所体现。记忆中有两三次车辆失控的情况,都有冲撞我们的护栏,但损坏都很小,天安门管委会还给我们颁发了锦旗。

记者:

从开始设计到最后试验用了多久?

贺星跃:

大概是两三个月,很短的时间完成的。当时我给孙总当秘书,他带着我去北京给管委会报价后,我们就回来等通知。后来天安门管委会行政处处长、财务处处长、一个监理公司总监调研组来我们公司考察交流,最终签订了几百万元的合同订单。

记者:

当时护栏主要安放在哪里,有多长?

贺星跃:

当时大概是两三公里,主要是在天安门广场四周,整个把广场围起来,包括国旗杆、人民英雄纪念碑、纪念堂和正阳门,整个都围在里面。

记者:

2002年第一次安装,印象是不是非常深刻?

贺星跃:

我们是2002年10月13号装的,走了5辆小车、22辆大车,一共27辆车,120多人参加了那次的安装。10月12号到了北京昌平,13号晚上9点多从昌平到市区,因为大车不允许进核心区,我们的施工车要经过审批才能进入。我印象很深,13号晚上9点半就开始下雨,到11点开始施工的时候雨下得就比较大了,下了一夜。当时天安门广场面积很大,排水设计得很好,但是那天雨下得很大,一下都排不完,施工人员都是顶风冒雨干,在水里来回走。

记者:

当时天安门管委会对我们的安装有什么要求?

贺星跃:

我们必须一晚上就把护栏安装完成,第二天三四点钟就要清场,5点多就要升旗,也就是只给我们不到5个小时的时间,时间非常紧迫。因为头一次安装经验不足,虽然想了一些办法,但跟现在这些措施相差还是比较大,都是人拉肩扛,一个底座就80公斤左右,当时所有人都非常努力。

我是办公室秘书,负责办理人员的手续、报材料等,我和同事两个人满场走,找各个地方存在的问题。哪个地方施工慢了,我们要赶紧跟领导汇报,再调人过来干,基本上安排差不多了,我们也参与安装。当时第一次安装,难免有的地方安排得少了底座、护栏片,4个人就扛护栏片给别人送过去。那天晚上都非常卖劲,我的手臂肌肉也拉伤了,右手使不上劲,就扛到肩膀上。干到凌晨3点多,基本上完成了,休息了半个小时就赶快清理现场,要恢复天安门的清洁,不允许有任何杂物,4点钟左右基本上就全部完成了。由于下了一晚上的雨,施工人员又不停地走,鞋泡了一晚上,只要穿皮鞋的基本上都踩烂了,一走路,那水呱唧呱唧往外喷,喷出一尺多长水柱(哈哈)。当时我们有一辆大巴车停在广场上,因为有许多员工头一次来北京,都想看看升旗,干完活后就在车上等着看升旗,虽然很累,但员工们都非常激动。

当我们圆满完成了任务后,第二天,天安门管委会还邀请我们的员工上城楼参观,那时候一般老百姓都不能随便上城楼的,可我们非常荣幸地参观了。

记者:

这次安装后我们产品就一炮打响了?

贺星跃:

是的。天安门护栏安装完成后,2003年、2004年,我们又后续做了天安门城楼国旗杆、金水桥护栏、天安门城楼乳白色的扶手等,当时反响特别好。

记者:

什么时候我们与天安门管委会又签订了大订单?

贺星跃:

从2012年开始,我们又有比较大的合同。2012—2015年,我们又装了长安街、人民大会堂、国家博物馆等处的护栏,都是根据国家重大项目来进行合作的。

记者:

2015年的九三阅兵是不是给我们带来了挑战?

贺星跃:

是的,因为九三阅兵时,检阅的装备要从长安街通过,中间的护栏必须拆除,我们就承担了长安街护栏的拆除和安装任务,当时前期计划要预演两遍,正式拆除一遍。

记者:

据我了解,当时全公司都集中力量去完成这项任务?

贺星跃:

因为当时拆装时间非常短,任务量非常大,安防公司领导预测了一下,单凭我们自己的力量很难完成这次任务,跟北重领导汇报情况后,北重集团领导也非常重视,汇集全公司的力量帮助我们共同完成这项任务。预算需要800—1000人次的施工力量,当时这些员工在北京一直驻守了一个多星期。

记者:

这么多年,天安门管委会一直跟我们合作,您觉得我们的优势在哪里?

贺星跃:

每次他们要求我们的时间都很紧,而北方安防依托北重集团力量,具有一定的实力,每一次都能非常好地及时按照政府提出的工期和质量要求完成,所以说也得到了天安门管委会领导的信任。2014—2016年,我们给包头市的火车站、阿尔丁广场,天津的滨河新区,内蒙古阿拉善盟,陕西西安钟楼地区都安装了我们生产的护栏。2016年底,我们又签订了长安街沿线护栏的合同,现在员工们都在抓紧抢干。

记者:

除了城市护栏,我们还生产什么样的护栏?

贺星跃:

高速公路护栏我们从1996年就开始生产了,内蒙古第一条高速公路护栏,即呼包高速护栏就是我们安装的。

记者:

在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下,北方安防公司进行了改制?

贺星跃:

其实是从生产高速公路护栏开始的。那时候我们有了防撞螺栓这个专利,先取得了护栏生产的资质。当时生产高速公路护栏只是军品生产任务不足的一个补充,每年都有1000多万元的收入,后来越做越大,就成了专机公司最大的一块业务了。2002年,我们又开始做天安门护栏,这样,我们护栏的业务几乎就占到公司业务的80%—90%,尤其近几年,比例更大了。现在国家也在号召企业转型升级,我们的护栏市场也比较好,也引进了一些合作伙伴,提升了产品的品质,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

记者:

今后公司的发展重点是什么?

贺星跃:

我们在装备园区新建了一个项目,是高速公路护栏生产线的一个厂区,这也是跟合资方共同发展的方向。生产线还可以做与电力的铁塔、通信塔相关的构件,光伏的支架这些新兴产品,市场前景比较好,预计年产量应该在3万吨左右,再配合特种护栏产品,应该能让我们的企业发展得比较好。

记者:

新厂房大概什么时候投产?

贺星跃:

2016年8月份已经开始建设了,预计今年年底能够建成。

记者:

安防公司从最早生产配件到现在拥有自己的主打产品,您认为公司是靠什么支撑着才能够发展到现在?

贺星跃:

依我个人理解,这体现在一种精神,就是军工精神。这种精神就是做事的精神,我们不仅生产军品的时候发扬这种精神,在开拓市场做民品的时候也应该发扬这种精神,把我们的产品、服务做得最好,让客户得到最大的利益,满足客户的需求,这就是军工精神的内涵。只有把这种精神发扬好,我们的市场才能越做越大,我们的产品才能越做越好,才能有更多的客户信任我们,这样我们才能实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双赢。

(记者:郭健、赵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