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孔镀铬专家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级科技带头人温钢柱访谈录

2019-09-29 16:53     编辑:吴莎

温钢柱:1962年出生,1987参加工作,内蒙古大学有机化学专业毕业,主要从事表面处理与防腐技术工作,2014年被评为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级科技带头人。进厂30年来,多次承担公司重点项目的技术研制工作,先后担任北重集团技术开发公司副总经理、高级工程师,北重集团原特种工艺厂厂长、总工程师、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1998年,某重点产品“身管内膛镀铬工艺研究”获兵器集团科技进步奖;2010年“,制备螺杆钻具内螺旋预轮廓定子的设备”被国家专利局授予实用新型专利;2012年,某重点产品“螺杆钻杆内螺旋预制定子研发”获兵器工业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记者:

温总,您是什么时候进厂的?

温钢柱:

1987年7月份,那时候我们是统一分配进厂,本科生来了大概70多个。

记者:

您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学的是什么专业?

温钢柱:

内蒙古大学,学的是有机化学专业。

记者:

那和电镀有关系吗?

温钢柱:

实际上它属于电化学,有联系,但关联度不多。

记者:

您老家是哪里,刚进厂时是什么状况?

温钢柱:

我家就是咱们包头达茂旗的,大学毕业后来到北重集团。刚一进企业就把我分到了厂综合技术处,当时正赶上要建一个防腐实验室,实验室建起以后缺乏技术人员,就把我调过来参加实验室这块儿工作。1988年,兵器集团要投资建镀铬生产线,当时要选几个人搞这个项目,那时候搞项目没有机构,就成立了一个办公室,选了几个技术人员,办公室就挂靠在实验室。我们这个实验室就是专门负责表面处理和防腐这项技术工作,主要工作有两方面,一个是搞表面处理的实验,还有一个就是表面处理的工艺科研。

温钢柱的工作照

记者:

当时咱们企业没有这个生产线吗?

温钢柱:

当时有,但只有一个主槽,前处理要用手工的方法完成。成立这个项目办以后,就开始论证这个东西,到1989年这个合同才签了。

记者:

您在这个项目中主要担任哪些工作?

温钢柱:

我是搞镀铬项目的技术员,刚开始搞工艺资料的转化工作,后续是调研国内配套设备和一些工艺技术的论证等。刚开始我们对这个生产线一点概念都没有,不像现在国内那种设立的生产线、国外生产线设计方法和概念,包括技术要求都不一样。当时在搞这个项目之前,生产线实际上是很简陋的,虽然这个技术搞了,但是离批产很远,因为当时咱们厂不具备这个生产能力。后来兵器工业集团决定引进一条镀铬先进生产线,那会儿因为我刚来工厂不久,就做一些技术服务性的工作,跑跑腿,但是能参加这个项目真的很幸运。

记者:

这个项目做了几年?

温钢柱:

这个项目从1989年开始,一直到1992年才建成,前前后后用了将近四年的时间才把这个做下来。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好多配套设备都要咱们厂自己做,包括生产线要自制设备,国外的图纸拿回来得自己消化,好多核心东西真摸不着头脑。咱们前处理很简单,他们前处理很复杂,而且有一些独特技术。建这个项目,首先要盖厂房,盖厂房要设计工艺平面布置图,根据国外提出的要求制定大致的方案,人家的方案和我们的又不一样,后来我去看了,就是不一样,他们是在厂房一个角选一个地方,我们呢要在地皮上重盖一个厂房,他们可利用的公共地方多,我们可利用的少。当时国家比较穷,投资是有限的,从工艺科研往出挤这个费用确实不容易。接着做工艺平面布置图、调研工作,从国内配套设备,而我们引进的是技术和关键设备,不是全套设备,所以根据设备生产线的要求,请军工设计院设计,最后再评审,这才一步步按流程建设项目。这个过程很漫长、很烦琐,从厂房土建、选设备到装设备、调试、配溶液等等一系列工作,可以说边干边摸索,最后还要和外国人一起验收,之后正式投产。厂里实现批产是在1993年,因为验收合格了才能批产。

记者:

您参与了这个项目的建成、投产,觉得自己有哪些收获?

温钢柱:

对于年轻人来讲,能够全程参与这个项目,是非常好的一次机会,一个是熟悉了工艺,另一个就是专业之外的东西也涉及了,这样的话,整个生产线流程都接触到了,比学校学到的要多得多。而且这期间我们还要在实验室里做实验验证一些东西,有时候猜不透老外为什么设计这个东西,究竟有什么用,他们自己说得很神,所以我们做实验去验证他们说的这些,就光配个溶液都很难。我觉得,通过一个大项目,锻炼了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再一个就是开阔了思路。尽管那会儿在学校实验多,但毕竟是在实验室,来到工厂后,通过土建、管道、电气、焊接、安装、机械,包括设计的东西也比较多,还要自己跑海关免税,我记得去兵器部也得跑业务,总之方方面面吧,真的非常锻炼人,从一个理科生到工程师,真是一个大的蜕变,为我后来搞技术工作奠定了基础。

记者:

项目建成后您又做了哪些工作?

温钢柱:

项目建成后交给了生产车间,我就回到工艺研究室进行表面处理实验。生产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我们都要现场跟着,一起去研究解决,验证遇到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记者:

您在实验室具体干些什么?

温钢柱:

主要负责表面处理防腐这一块的实验,再后来就做国外进口产品的剖析工作,当时是和清华大学分析中心合作搞这个项目,最后都基本国产化了。因为那会儿很多溶液没有配方,只能买,费用很高,所以经过剖析,咱们自己就能配置溶液。到目前为止只有一种溶液咱们得买,其实也剖析出来了,就是进行生产应用验证实验这块比较昂贵,所以一直从国外买,每年买一次。

记者:

您一直从事表面处理工作吧?

温钢柱:

对,我就一直没离开这个地方,一直干到1998年。后来到了1999年,厂里机构改革,成立了一个新公司叫技术开发公司,就开始开发新产品,有军品还有结晶器。后来还有一块是某军品战车表面处理,搞座圈,座圈要氧化,炮塔要焊接,这些事情都是穿插在一起做。

记者:

之后您又去了哪里?

温钢柱:

到了2003年6月份的时候,就把我调到原特种工艺厂担任副厂长一职并分管技术,因为当时产品镀铬出的问题比较大,我来这块主要是找问题。

记者:

您用多久解决了产品镀铬的问题?

温钢柱:

用了近半年时间,基本上能见到效果,但主要原因还存在。后来慢慢就发现,要想稳定工艺,就必须严格执行加工工艺。改变工人操作习惯很重要,当然工艺衔接好也很重要,工艺有了,并不一定做得好,所以每一个环节都非常重要。怎么让工人严丝合缝地进行加工,大概用了两三年时间才磨合好。搞大型工件的加工是一个系统工程,每一道工序都是有关联的,必须要综合考虑,同时,自动化水平也要不断提高。2007年,我们把镀铬的生产线继续升级改造了一下,这才慢慢地把人为因素排除掉了,大家对我这套方法也慢慢适应了。就是到现在,也不能说完全一点也不出问题,所以说工艺改进是永无止境的。

记者:

镀铬主要的作用是防锈吗?

温钢柱:

它有防锈作用,但是主要防烧蚀。这是两个概念,防烧蚀是在火炮射击的过程中防高温、高压的冲刷。

记者:

我了解到那会儿废水处理和电解加工这一块做得也不错。

温钢柱:

是。国家环保要求一年比一年严格,所以我们利用化学法把废水处理技术升级改造了,后来又通过了清洁生产审核。厂里的电解加工生产线也是一直不断地在改造、升级、完善,经过多年的探索,现在我们的电解加工生产线很稳定,实现了数控化。现在就两个年轻人操作,一点问题都没有。

记者:

电解这一块还有别的创收吗?

温钢柱:

有啊,我们又干出了一个螺杆钻具,在2007年干的。当时干这个我们是第一家,给国外加工,后来受大环境的影响,石油这一块不景气了,一直干到2015年左右。

记者:

您简单地介绍一下表面处理和电解加工。

温钢柱:

表面处理和电解加工都是电化学,有相近的地方。表面处理是在零件表面加一层具有一定功能的膜层,电解加工是用化学的方法加工零件,所以说进入得比较快,后来就把电解加工这一块做得也挺好。

记者:

您进厂这么多年一直在兢兢业业地工作,家庭这边的精力投入就少一些吧?

温钢柱:

是啊,家里照顾得很少,孩子都是我爱人和老岳母他们照顾,对我来讲就有个倚仗,所以我就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工作上。这么多年来,我基本上就是搞技术,因为只有提高技术水平,产品质量才能保证,我们作为中间工序单位,必须得做好。(记者:马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