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苦奋斗困顿时——原厂长强敏升访谈录

2019-09-29 16:44     编辑:李斌

人物简介

强敏升:1941年4月出生于河北省沧县东关乡。1960年9月—1965年8月,在天津工学院机械制造专业学习。1965年8月从天津工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二○二厂工作。曾在机动处、四车间、设计科、七车间、劳资处等部门工作,先后任技术员、副科长、主任、副处长、处长等职。1985年9月—1990年12月,任二○二厂副厂长;1990年12月—2000年12月,任厂长。是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4年退休。

记者:

您是1965年大学毕业之后来的二○二厂,请您简单谈谈您来二○二厂之前的经历好吗?

强敏升:

我1965年8月从天津工学院毕业。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家乡是河北省沧县,归沧州地区管辖。我家境不宽裕,上学是靠助学金上下来的。是党和国家培养了我,把我从一个农民的儿子培养成一个大学生。当年能分配来到二○二厂工作,从事核工业,我感到非常的骄傲和自豪。能分配到这些地方来的人都是各方面表现不错的,要不然也到不了核工业。

我在二○二厂一干就是40年,就像在过去说的,“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我刚来二○二厂时分配到设计处当技术员,到生产处也当过技术员、工程师,然后到劳资处等部门,从基层技术员、副科长、科长、副处长、处长、副厂长、厂长,一步一个台阶地干起来的。

记者:

这说明了您的能力和组织上的认可吧。

强敏升:

我是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兢兢业业,报答党和组织的信任吧。

1985年我由劳资处长当了副厂长。其实我的能力和这个职务不配,我也没什么能力。我当副厂长以后就是给安厂长、关书记当好助手,搞好自己分管的工作,深入到基层去,让厂长、书记有更多的时间来考虑一些厂里的大事,科学决策。

记者:

您是1990年当的厂长,在厂长位置上干了整十年,这十年里,企业政策性亏损,债务负担严重,职工生活困难,正是企业最艰难的时期。

强敏升:

是呀。实际上我能力和水平都不够当厂长,担子太重。组织上找我谈话时,我也推荐了一个又一个其他的同志。我当时太年轻呢,当时还有不少的老同志,也很有资历和水平。但上级组织决定了我当厂长,我也就服从组织决定吧。

我当厂长有一条就是,坚决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跟党走,结合二○二厂实际,动员全厂党政一条心、干群一条心,搞好二○二厂的各项工作。要搞好工作,特别是厂长和书记两个一把手很重要。两个一把手团结好,领导班子团结好了,就什么问题都好办。在当时厂领导班子里,关书记是老大哥,很支持我的工作,夏书记水平也很高,然后其他副职各负其责,大胆工作。作为行政一把手,要和书记配合好,把各个副手的工作安排好,分工不分家。调动一切积极性很重要,发动全厂职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才行。

记者:

我们厂从1986年到2001年长达16年政策性亏损,您在这个时期正担任副厂长和厂长,这个阶段也正处于严重政策性亏损时期,资金短缺,还贷负担严重。关于这方面的情况,在2008年完成的《二○二志》当中有所记载,这本书您看了吧?

强敏升:

这本书我看了,就是你们写的书中记载的那么个情况,这个过程你们也经历了。我当厂长时已经开始政策性亏损。政策性亏损不是咱们把企业没搞好,而是国家政策导致的各生产线停产限产,08停了,这是咱厂的主产品,轻材料也没了,一个军工厂没有军工任务了。这就开始“保军转民”。

我当时和关书记就想,我们第一条就是要坚决地、不折不扣地、高质量地完成好国家、部里下达的各项生产任务。一是争取军品任务,当时493、502等任务都完成得不错。二是厂里那么多职工,仅那么点军品任务不行,于是就开始搞民品开发。第一是建起了包头市第一家大众包头汽车维修站,我跑了几趟包头市和上海,把这个项目搞起来了。咱厂当年在包头地区开展汽车维修是最早的。二是搞钙厂的扩建,原来钙厂生产能力为500吨到600吨,扩大为1200吨,这样就增加了效益,还安排了好几百职工上岗。后来还把镁厂的资产盘活了。镁厂是一个多亿的资产,2000年与华融资产管理公司签订债转股协议,成立有限责任公司,2001年正式实现债转股,成为有限责任公司,使镁厂成为具有独立企业法人资格、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自我约束的公司制企业。

但仅仅靠这些还不够,如何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增加职工收入,这是个大问题。

记者:

咱厂重水堆核电元件项目是您当厂长时立的项,据说当年争取这个项目费了很大的力气?

强敏升:

1997年李鹏总理与加拿大总理签署发展核电的协议以后,我们国家要上重水堆核电项目。抓住这个机会,我和关书记跑科工委、国家计委、核安全局、总公司和燃料局、开发银行等单位部门,向人家反复介绍二○二厂的人才优势、技术设备、环境等优势,向人家反复讲二○二厂历史上就是搞元件的,就是个元件厂,完全有能力搞好这项目,坚决要求要上这个项目,表示也一定能干好这个项目。我和关书记等班子成员都这么想。

经过考查,上级把这个项目最后放在咱厂建设。我和关书记、夏书记拿到这个项目后非常高兴,全厂职工也非常高兴,这表明我们进入了核电元件的行列,这就是上了桌子,也可以吃菜了嘛。这就形成了核工业南北两个核电燃料元件厂的格局,八一二厂和二○二厂,一南一北,从国家和部里的高度看这也是非常正确的。1998年项目立项,2000年国防科工委批准项目初步设计,2000年4月1日破土动工,投资2亿元。开工典礼上,我、夏书记、李总都参加了。

以重水堆核电元件厂建设为标志,二○二厂就踏上了发展核电燃料元件的阳光大道,就离厂里扭亏增盈的目标不远了,当时厂班子和全厂职工、家属都非常高兴。咱们用很快的速度就把重水堆核电这个项目建起来了,技术是加拿大的。我当时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当时非常困难,厂里债务负担重,上千万的利息,发不出工资,后来全厂干部带头,每月拿200块钱,目的是发展生产。大家拿200块钱都没有怨言,我非常感动,我们一定要咬紧牙关,克服一切困难,发展生产,渡过难关。

记者:

有了项目我们就可以自养、可以就业,也增加了企业的造血功能,由输血变为造血。

强敏升:

咱们也不能光是向上面要钱,光要钱不挣钱也不行呀。我们向部里表示,我们一定要干群一心,发愤图强,坚决把厂子搞好,厂里的未来一定会更好。

我们就是要发扬党的光荣传统,艰苦奋斗,发愤图强,这也是二○二厂的光荣传统。厂里的工作多次受到部里的表扬,我们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坚持走过来了,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我自己个人没干什么,都是厂班子、书记、干部职工一起团结战斗的结果,我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

记者:

据说当年咱厂如长期没什么任务,就有可能把厂子销号,不要二○二厂了?

强敏升:

是啊。当年我去部里,李忠良跟我说把咱们的493交给九院去搞,二○二厂就可以销号了。我听了吓出一身冷汗,我讲咱厂的人才、技术、设备、环境等方面的优势和我们的长项,我立即去找李定凡,给他讲建两个核电燃料元件厂的必要性,二○二厂是核燃料元件之乡,怎么能销号?我说你去看看。我给他讲建两个核电燃料元件厂的设想,讲必要性。八一二厂在四川,废水、废物、废料三废都不好处理。二○二搞元件有优势,二○二人才、技术、设备、环境都有优势。要是你光伸手要钱、无所作为,就有可能销号,后来就建成了一南一北两个核电燃料元件厂的格局。

记者:

您当厂长时企业正处于低谷,穷家难过啊。

强敏升:

是啊,你也是老同志了,在宣传部工作多年,你现在是宣传部最早的人了吧,有些过程你也知道。那些年苦了你们了,苦了你们这些老同志了。你们苦了多年,我在这里向你们这些老同志表示抱歉。现在好多了,以后会更好,这是发展趋势。我那些年出差,能不坐软卧就不坐软卧,到北京去不住单间,和大家一起住,就是为了省点钱厂里还可以干点别的事,厂里困难,没钱嘛。我不住单间下面也有些意见,因为我不住他们也没法住,按规定可以住嘛。我想能省下点钱,这点钱可以干点厂里的事。我以身作则,大家一起艰苦奋斗。

我有钱也会花。我当劳资处长时就搞过浮动升级,给职工增加点收入,这在部里当时是第一家。当时不光咱们困难,开不出工资来,四○四、八一二、矿冶系统也很困难,也开不出工资来。我有钱也会给职工发,不是不给,十年艰苦奋斗,过后职工也会明白。如果当年没有重水堆,厂子就会销号了,以后就是优胜劣汰。

我现在退休金2000多块钱,不能跟市里比,市里委办局一个科长退休都三四千块,级别高的七八千块。

现在我非常高兴,因为我承上启下,一代代继承和发扬了厂里的光荣传统。现在夏厂长他们干得更好了,职工收入逐年增加,厂里变化大,这多好啊。代我向夏厂长、王书记问好。新一届班子干得很好,厂子搞好了,我们这些退休的老同志都高兴,祝愿厂子一天比一天好,祝二○二厂越来越好,祝愿人人有活干、有衣穿、有饭吃,厂里好,我们也就好了。(田炳信/刘建尧)


  

相关阅读